💨

【雷安】告白 学院PA

🎆OOC是肯定有滴    å°å­¦ç”Ÿæ–‡ç¬”   å› ä¸ºæ˜¯ç¬¬ä¸€æ¬¡å†™æ–‡ï¼Œé˜…读起来会不太舒服    è°¨æ…Žé˜…读     

🎆文的话还请轻喷



“啪!“一声拍在物体上的一声脆响,雷狮右手用力的一巴掌拍在安迷修的桌子上,左手晃着一本物理练习册”喂!安迷修交作业“正在翻找今天的第一节课语文要讲的试卷的安迷修把头抬起来看着一脸痞样的雷狮,皱了皱眉,真的很想不通为什么会让这种人当物理课代表,安迷修叹了一口气,放弃找试卷,把物理练习册从书包抽出来,一不小心从里面带出了什么东西掉在地上滚到雷狮的脚边,还没等安迷修看清是什么东西,就被雷狮一把捡起来,看清是什么之后的雷狮,把眉毛往上挑了挑,看向安迷修”没想到堂堂的学生会副主席兼风纪委员会喜欢小马玩偶的人“边说边把手中的东西,在安迷修眼前晃了晃,安迷修看清了在雷狮手中的是自己上个星期过生日时邻居小孩送的小马样子的毛绒玩偶,因为是自己人生中收到的给第一个礼物,所以随身带着,安迷修一把抢回塞回书包,并把物理作业放在桌子上,白了一眼雷狮“你的小学老师没教过你,捡到别人的东西要还的吗?”说完后又低下头在书包继续翻找试卷,无视雷狮的存在,雷狮拿走安迷修的作业,学习第一个交作业”,回到座位的雷狮对上听到自己名字的而抬起头的安迷修的眼睛,在这句表扬的话语中,安迷修并没有听出表扬的意味。一声上课铃打断了,薄荷绿与紫罗兰的碰撞,雷狮转身歪着身子,手撑着脑袋等着老师,安迷修收回目光,继续找着十分钟都没找到的卷子,老师已经走进教室了,走到讲台后低着头找出要讲的试卷“大家把试卷拿出来讲评!有没有没带的同学?没带的请这一节课站在走廊“老师不带任何表情的站在讲台上,在传说好学生坐位的前三排举起一只手,安迷修想起来他把那张试卷压在了昨天给邻居小孩补课的数学书里,今早忘了收进书包,老师看着安迷修”自觉点“老师又低下头看着试卷,安迷修站起来,旁边的同学看着安迷修,露出惊讶的眼神,因为谁也没想到一向做任何事情都一丝不苟的优秀学生,也会犯忘带作业这种低级错误,雷狮看着走出教室安迷修的背影,低声骂了一句傻子,这一声不大的声音,反而被隔一条过道的凯莉听到了,露出了搞事的笑容。(凯莉:“为什么搞事的人老是我”)

   åˆä¼‘,天台,“老大,为什么你最近老是故意针对安迷修,今天也是 â€œå¸•æ´›æ–¯é ç€å›´æ ï¼Œå¼ç€ä¸€æ ¹å†°æ£ï¼Œå«ç³Šçš„说,把正在享受夏日冰凉给惊到了雷狮一顿,没有回答帕洛斯,咬碎了自己手中的红豆冰,沉默了许久,帕洛斯的冰棍早已吃完,做出了一个投篮的动作,把棍给扔下楼,却被护栏了拦下来,帕洛斯摇摇头,看到了在楼道口睡觉的佩利,闲得无聊开始坐下来摆弄佩利的头发“很明显吗?”一个问句把正在给佩利编小辫子的帕洛斯给问蒙了,点点头“很明显”雷狮没说话,把剩下的红豆冰咬碎,木棒给扔下了楼,“谁在楼顶,哪个班的”木棒砸中了在楼下刚在教员食堂吃完饭的教导主任,“不好,快走,被抓到就麻烦了”帕洛斯推醒睡在楼梯口阴影处的佩利,佩利顶着着满头的辫子坐起来,打着哈欠,伸了懒腰“干嘛啊,帕洛斯” â€œèµ°äº†è ¢ç‹—”是吗?很明显,雷狮无视在楼梯口推搡的两人,走下楼。

   é›·ç‹®å›žåˆ°æ•™å®¤æ—¶ï¼Œå®‰è¿·ä¿®æ­£åœ¨è®²å°è¯´ç€ä¸‹ä¸ªæœˆå­¦æ ¡çš„活动周的安排和任务,看到门口雷狮,看了一眼随后又转过头看向全班“下个月的活动周的安迷修“下个月的安排已经刚才讲完了,不知道的同学,就向其他同学问问,好了接下来是人员的安排”安迷修的无视让雷狮莫名的火在胸口升起来,雷狮走向自己的座位,把凳子拉开弄出很大的声响,引来周围同学的小声的议论,在猜测,是谁这么大胆敢惹校霸雷狮,当年雷狮刚进校那会不到一个月就与人打了两次架一次校外,一次校内,收了两个小弟,帕洛斯和佩利,佩利是校外打架打来的,佩利原本是城北的一所高中的,当时那所高中是和初中在一起的,那时雷狮来接上初二的堂弟卡米尔回家,当然卡米尔多次表示自己能回去,但雷狮也表示我不听

   é‚£å¤©æ”¾å­¦ï¼Œå¡ç±³å°”在教室等雷狮,听到自己教师楼下有自家大哥与另一个人的争吵声,连忙收好东西下楼,就看到一个壮得有一个半大哥的男生抓着雷狮的领子,那个男的卡米尔认识是高三年级的,是个暴躁老哥,见人怼人,平时见他都要绕道,而他和雷狮纠缠在一起的原因仅仅是两人肩互相撞了一下,雷狮又忙着接卡米尔,就无视了,就惹到了这位暴躁老哥,这位老哥他有个弟弟在自己所在的班上,而那个男生站在不远处,盯着纠缠的两人"大哥!“卡米尔向两个人的方向走去,突然本该静静站着的男生,举起右手做出一个投掷的动作,手中拿着什么东西,卡米尔看清了男孩手中的东西,是一块石头,而投出的方向是自家大哥的后脑勺,卡米尔加速跑起来,卡米尔把身上装满书的书包丢向那个男孩,大喊”大哥!!!!!小心!!!“正在用眼神压制对方的雷狮被卡米尔的一声大哥给把注意力给吸引过去,完全没注意身后的动作,之后,卡米尔在医院醒来,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回想起来,还记得被石头砸的感觉和昏迷之前雷狮的那声怒骂“操你妈,你他妈拿石头打我弟弟。。。卡米尔!!!”看着坐在旁边翘着二郎腿打瞌睡的雷狮,挂了一身的彩,不想也知道那人怎么样了,校服的领子都给撕烂了,这校服明天穿不得了吧!卡米尔叹了一口气,这一口气把雷狮给吵醒了,说是吵醒但雷狮压根就没睡,闭目养神而已,”怎么样,头还也疼吗?“雷狮哑着嗓子,声音低低地,卡米尔摇摇头”包扎了后不疼"雷狮抬头看着已经黑了的天,“不疼的话,就走吧,这医院呆的我难受”办好了出院手续,站着医院门口“走吧!”“嗯”雷狮拎着两个书包带着卡米尔回家,回到只有四十几平米的房子,当天晚上,雷狮就按着以前也给卡米尔煮粥的经验的记忆煮了一碗粥,还好不算很难喝,然后给卡米尔的班主任打了电话,请了一个月的假,顺便也给自己请了半个月,卡米尔表示不用这么长,也不必大哥也请,但雷狮表示我不听。

  é›·ç‹®ä¿®å®Œå‡åŽå›žåˆ°å­¦æ ¡ï¼Œåœ¨åŽ»å­¦æ ¡çš„路上,一直就有人看向他,尤其是在刚踏进学校门口时,“他就是雷狮啊”“就是他把城北混混打进医院的还有一个小孩都给打昏过去了,啧啧啧,""仔细看看看还挺帅的”。。。。从他人的嘴里知道了,自己在城北的事传到了学校,还越传越歪,整件事好像是他雷狮是个连小孩都打的流氓,雷狮斜眼看了看那些目光的源头,感觉四周的人慢慢给他让出位置,雷狮抬起头,双手插兜,摆出一副就是本大爷干的样子,雷狮也不想争辩什么,也懒得争个所以然;走到一楼楼梯口,“你就是雷狮,我叫帕洛斯”刚走进楼道,一个摆着一副职业笑容的人凑了过来“我听说你在城北的事了,没想到谁都没办法的人居然被老大您给打倒了,以后我就跟您了老大!”雷狮对他那套说辞不感兴趣,但那一声声老大叫的他心里,极为舒坦,也就默许了。后来,佩利也跟来了,要说跟来还真是跟过来的,因为在雷狮打架时,佩利刚好在打篮球回来的途中,目击到了雷狮打架”优美的“身姿,二话没说就把学籍给迁到了雷狮所在的学校,当雷狮知道原因后,随口而出的“你是狗吗?”把当时在旁的帕洛斯给笑到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后来帕洛斯一见到佩利就叫”蠢狗““狗”就成了佩利的代名词,三人还组成了一个“雷狮海盗团”一度被人认为是哪个”中二病“的小团伙,至于校内的就和安迷修有关了。

    TO CONTINED...

有点短,我会在这几天更完的,我在文中真的没黑佩利啊

题外话:我在写雷狮时,满脑子里都是魏谦,强推P大的《大哥》